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秘籍 > → 8亿港元遭乐视抛弃:酷派从实业输家到资本赢家是喜还是悲? 返回列表>>

8亿港元遭乐视抛弃:酷派从实业输家到资本赢家是喜还是悲?

来源:quwanwan.com 作者:lyh 添加日期:2018-01-06 09:01
原标题:8亿港元遭乐视抛弃:酷派从实业输家到资本赢家是喜还是悲? 日前,酷派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了酷派8.97亿股份,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为8.08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 买方是在英属处女

原标题:8亿港元遭乐视抛弃:酷派从实业输家到资本赢家是喜还是悲?

日前,酷派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了酷派8.97亿股份,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为8.08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

买方是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的威日创投有限公司。这次出售后,威日创投取代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为酷派最大股东,也就说乐视最终抛弃了酷派,对此,有业内为酷派的从盛而衰颇为惋惜,并将罪过归咎于当时乐视对于酷派的入股,但当我们重新梳理酷派的兴衰转折,对于其评价远非单纯商业上的输赢那般简单。

众所周知,曾经是中国手机产业发展代表的“中华酷联”之一的酷派在2012年-2014年间在中国手机产业中无限风光,甚至做到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三的位置。但在面对中国运营商在2014年底补贴政策收紧和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兴起之时,酷派开始显现出颓势,但也就是在这一年年底,酷派开始了其所谓的转型,即将酷派品牌分拆为面向运营商渠道的“酷派”、面向社会渠道的“ivvi”以及面向电商渠道的“大神”。

看似再合理不过的转型商业布局,但在其后的运作中,我们却鲜见酷派在技术创新、产品及营销等与商业竞争密切相关的对于市场有实质性改观的运作,相反,酷派自此给业内的感觉更像是以此前积累的技术、市场和品牌资源为老本的资本运作,或者说其后其在资本上运作的规划和纯熟远远超过了其在实际商业层面的表现。

首先就是独立不久的“大神”与奇虎360的合作,即双方在2014年12月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打造一个新的手机品牌——奇酷,同时,酷派旗下“大神”品牌也以奇酷科技为基础,与“奇酷”品牌协同运作。

这之中,奇虎360先是投资4亿美元在奇酷科技中占股45%;2015年上半年,奇虎360又增资4500万美元,将占股比例提高到49.5%。其实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们也没有搞明白,仅仅成立不久的“大神”品牌何以会值接近10亿美元?

因为从双方的合作看,奇酷中的酷派中所占50.5%的股权实际上就是其独立出来的“大神”品牌,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当时的“大神”还只是互联网手机品牌中的后来者,在市场中没有丝毫的市场品牌影响力和实质性的市场份额。

那么我们惟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酷派抓住了当时奇虎360急于重返智能手机市场(互联网手机风口)的心理,加之其酷派品牌本身刚刚显现出颓势,但价值犹存,双重因素让酷派从“大神”品牌中得到了相当的溢价,而这从后来酷派无条件将奇酷中奇虎360的股份从49.5%提升至75%,酷派的持股比例则由50.5%降到25%中可见一斑。

在此也许有人会称,酷派之所以无条件将奇酷中奇虎360的股份从49.5%提升至75%,是因为后来酷派违反了当初与奇虎360合作成立奇酷有关奇酷做互联网手机,酷派做零售渠道和运营商渠道,互不越界的协议而不得已而为之,但这其中的导火索则是酷派与乐视的合作,即乐视2015年6月出资21.8亿元购买了酷派18%的股份,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

而当时乐视入股酷派的主要原因也是与奇虎360同出一辙,即希望借助酷派既有的资源发展和扩大自身乐视互联网手机业务。

需要说明的是,据称,当时乐视入股酷派,按照当时酷派的市值溢价了25%左右。那么疑问来了,当时的酷派何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反与奇虎360的合作协议,上演“一女嫁二夫”的戏码?这里我们不妨再做些简单的复盘。

从当时看,贾跃亭旗下的乐视可谓风头正劲,而乐视手机作为狂人贾跃亭倡导的“生态化反”的核心,无论是从讲故事(继续吸金)的噱头还是实质性的商业角度都是贾跃亭势在必得的。这种心理对于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的酷派想来再清楚不过(其实在这里,酷派的掌门郭德英远比贾跃亭有城府得多,姜毕竟还是老的辣啊),即当时蒙眼狂奔的贾跃亭为了扩大自己的手机业务可以说是不惜一切,这似乎也让酷派有了敢于违反此前奇虎360的合作协议的底气,或者说有乐视的保底(乐视当时最不缺的就是钱)。#p#分页标题#e#

这里我们不得不再次为酷派掌门郭德英的城府和冒险点个“赞”。郭德英的判断没有错,事隔一年左右之后的2016年6月,急不可待的乐视以10.47亿港元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持股份额总计达到28.90%,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至此,酷派已成功易主。

与从2015年酷派频频售股变现相比,酷派手机市场份额开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之外,酷派2015年和2016年的营收规模也迅速跌落至146亿港元、79亿港元;2015年股东应占利润还有23亿港元,2016年已是亏损42亿港元。由此可以看出,自2014年底到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期间(也是酷派开始资本运作的始终),酷派不是无力,而是无心在具体的手机业务上发力,否则不可能有如此大幅业绩的线性下滑。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自去年3月31日收盘价0.72港元/股停牌开始,酷派相继被从恒生环球综合大型股指数、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恒生港股通指数中剔除。而深交所也将酷派从深港通股票名单中调出。实际情况是,以乐视入主的时间2016年6月17日股价1.53港元计算,一年的时间,酷派市值已经缩水六成,但谁都清楚,此酷派已非彼酷派。

而按照缩水后的市值计算,酷派原掌门郭德英早已经通过既定的分拆品牌等看似合理的商业策略,抓住当时合伙(奇虎360)或者注资人(乐视)的心理,以或合作或转让酷派的股份的资本运作方式超过现在酷派的市值而获利离场。

实际上坊间一直有传闻称酷派原掌门郭德英早有放弃酷派变现之意,表面上的原因是手机市场残酷的竞争让酷派翻身无望,真正的原因则涉及到诸多内幕而各有其说。但不管怎样,酷派确实演绎了一出典型的传统手机企业从实业输家到资本赢家的故事,只不过对于产业来说,这究竟是喜剧还是悲剧?

【来源:钛媒体               作者:孙永杰 】

最新游戏资讯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