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补丁 > → 拍拍贷与趣店:互金行业的探路者与分水岭 返回列表>>

拍拍贷与趣店:互金行业的探路者与分水岭

来源:quwanwan.com 作者:lyh 添加日期:2017-11-12 20:00
原标题:拍拍贷与趣店:互金行业的探路者与分水岭 2017双11的前一天夜里,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恐龙级选手——拍拍贷终于登陆纽交所,此时距离上一个Fintech明星公司——趣店上市已经过去近一个月。 趣店在纽交所上市,得到了国外资本与媒体的追捧,却在国内

原标题:拍拍贷与趣店:互金行业的探路者与分水岭

2017双11的前一天夜里,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恐龙级选手——拍拍贷终于登陆纽交所,此时距离上一个Fintech明星公司——趣店上市已经过去近一个月。

趣店在纽交所上市,得到了国外资本与媒体的追捧,却在国内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如果说趣店上市之前,媒体对它的质疑还是集中在过度依赖蚂蚁金服的商业模式上的话,上市之后更广泛的舆论风波,则是关于中国目前风起云涌的网络现金贷市场,牵扯面积更广,讨论意义更大。

由于先于趣店在美国上市的宜人贷与信而富,属于P2P概念股,并且今年春天上市的信而富市场表现很差,所以,股票开盘价较发行价大涨43%的趣店,实际上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现阶段一个标志性公司。

放下超出预期的股价不说,拍拍贷与趣店身上也的确集中了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大部分热门概念:P2P,金融巨舰,蚂蚁金服,现金贷,分期购物…..所以,这两家公司在上市前后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有少量的人意识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分水岭在这场热闹的争论中浮现了,整个市场正在由第一波探路者向第二波探路者切换,而第二波的波及面与影响力,将远大于第一波。

壹·探路征信开放

关于趣店与蚂蚁金服的关系,披露的信息已经比较明确:占股12.8%的蚂蚁金服是趣店第四大股东,趣店的获客与风控依赖蚂蚁金服——外界对此并无争议,有争议的点在于这种“亲密关系”是否可以持续。

显然,这种关系持续下去的可能性比较高。这是由两个原因决定的。

第一,试水蚂蚁金服开放平台战略。

众所周知,腾讯没有做成电商,阿里没有做成社交。但两家都在各自的优势领域达到了巨无霸的级别,这也就担负起了整个行业甚至来自于政府的压力,于是开放平台战略就成为了必选项。不同的是,腾讯的开放平台战略是在3Q 大战之后,由微信所承载的。内容开放平台是微信开放的第一步,小程序是第二步。众多商家和社会机构,以及无数个人都享用了来自于微信平台开放的好处。

阿里电商的核心在于支付宝,确切地说是现在的蚂蚁金服。但蚂蚁金服的开放要比以社交为核心功能的微信复杂、困难的多。目前来看,蚂蚁金服可行的第一种开放,就是信用体系的开放。

个人征信牌照是2015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的《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中确定的一项业务,截止目前,已近三年时间,个人征信牌照仍未下发。

央行喊了10多年了也没有搭建起来美国那样的公民征信体系,这也就意味着,对于互联网生存时代来说,目前中国没有信用记录可以调用。而相对来说最可行的,就是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

芝麻信用类似于美国的Fico(全称Fair Isaac Corporation,中文名为费埃哲公司)。个人用户方面,FICO能接触到在美国三大征信局(Equifax、TransUnion和Experian)收集了信贷数据的约2亿消费者。FICO通过三大征信局销售其信用评分。2013年、2014年和2015年,FICO有16%、15%和16%的营业收入来自和三大征信局的合同。

不难看出,不管是出于商业利益,还是出于时代要求,芝麻信用的开放都是当下的必选动作。这也就是为什么蚂蚁金服主页上醒目地标注“信用生活开放(试运营)”字样。

也就是说,芝麻信用不可能只为阿里家自己的产品(诸如蚂蚁借呗)服务。而在趣店之前,还没有金融领域的第三方服务商对接芝麻信用。所以,借贷领域的趣店应该是金融领域的第一个吃螃蟹者。

可以预见,用蚂蚁金服的信用数据来做辅助风险评估,会逐渐发展成为一种金融外包服务,这正是中国金融科技行业正在出现的一种行业趋势——产业链细分趋势。#p#分页标题#e#

实际上,就在十九大开幕当晚,蚂蚁金服CEO井贤栋还做了针对十九大报告的发言:“蚂蚁金服就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诞生的,为了解决社会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专门服务于小微企业和普罗大众。” ——蚂蚁金服政治正确的红利,趣店先吃到了。

第二,探路支付宝的流量出售战略。

这两天,自媒体“小道消息”的一篇《阿里和腾讯谁在薅谁的羊毛》火了,这也是从趣店上市说开去的,大辉的原话是:“说到底,这是个流量变现的生意。”

大辉看得很准,其实,和微信的流量变现动作比起来,支付宝的流量变现已经有点慢了。

作为国内唯二的两个可称“流量黑洞”的全民级别应用,微信和支付宝,除了自营游戏业务变现和自营金融业务变现之外,都有强烈的流量外部变现需求,也就是卖流量的需求。

但这种需求满足起来要慎之又慎,否则就会出现“养虎为患”,或者“被薅羊毛”的情况。阿里与因自己做大的蘑菇街大动干戈,微信对阿里阵营的电商防不胜防,都属于上述情况。

毕竟社交的想象力无限,腾讯在流量出售路线上探索的比较早。在微信钱包”界面“第三方服务”中,10大金刚气势夺人,谁能成为第11个幸运儿子?要知道,这一个小方格,售价是每年2亿元,还不是所有干儿子都有权享用。干爷俩,明算账。

至于知乎、搜狗等搭不上“第三方服务”却也盈利可期的业务平台,则有小程序等其他手段利益交换。

反观支付宝,则因为关乎民生的生意太多,导致了趣店旗下的来分期也只能暂居二级菜单——“更多”里面的最后一行了,远不如滴滴和饿了么的待遇好。

可能趣店还觉得有点冤:之前不给钱,现在给干爹钱还是这个待遇。但这已经是蚂蚁金服迈出的重要一步了——毕竟微信并没有给亲儿子微粒贷的竞争对手这个待遇,而支付宝卖流量的尝试,其实也是蚂蚁金服对标FICO进行的开放平台尝试。

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分水岭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内工作,我的一个基本判断是:拍拍贷趣店上市,标志着互金行业关键词“P2P”到“现金贷”的切换,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从1.0到2.0的分水岭。

2015年初,在政府“互联网+”的加持下,“普惠金融”的口号一路高歌猛进,直至半年后e租宝东窗事发。2016年 8月,匹凸匹公告称将转让旗下互联网金融子公司,意味着匹凸匹发展P2P业务的终止,这距离该公司2015年5月以转型互联网金融名义更名为“匹凸匹”仅仅一年多的时间。

其实,趣店上市正值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诞生(以拍拍贷诞生为标志)10周年,国家监管机构开启强势行业监管两周年,距“中国互联网金融第一股”宜人贷上市,也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时间。

在这两年时间里,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掀起了监管与淘汰的惊涛骇浪。

在这两年的行业动荡与洗牌过程中,2015年末的e租宝东窗事发,2016年末的侨兴违约债行业哗然,2017年红岭创投清理业务,以及贯穿始终的4年间P2P兴衰与转型,可以看成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地标性质的行业负面大事件。在每一个重大负面事件的前后,往往伴随着监管部门重拳监管政策的出台,进而浮现行业拐点。

显然,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第一波探路者,P2P们的脚步明显超出了法律和监管可容忍的边界。并且,以事故多发的P2P平台为代表的互金公司,已经有了被污名化的趋势,大量平台都面临着清理业务或者转型。

而创业潮势丝毫不亚于P2P的现金贷领域的创业公司,正是第二轮探路。

这种“探路轮次切换”,其实在即将紧随趣店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拍拍贷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

拍拍贷是中国P2P的鼻祖,其诞生时间甚至要早于美国的Prosper与Lending Club。由于拍拍贷过于谨慎,一方面使其远离这两年间的P2P舆论漩涡,负面新闻比陆金所还要少,得以修成正果;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其在中国互联网金融的第一轮探索路径上,离边界相去甚远。#p#分页标题#e#

实际上,10年创业的拍拍贷与趣店的盈利时间曲线非常相似,而使其盈利的(曹操贷)恰恰是进入了从2016年开始崛起的现金贷市场。也就是说拍拍贷的上市,并不是作为P2P 概念上市,而是作为现金贷的概念参与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第二轮探路。

正所谓“现金贷救P2P:宜人贷20个月涨14倍,拍拍贷半年赚10亿。”

而之所以说拍拍贷与趣店上市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从1.0到2.0的分水岭,是因为与P2P相比,现金贷业务的国民覆盖面更广,并且实力玩家和互联网巨头都入场了。

BAT早已经进入现金贷领域自不必说,网易、搜狐、新浪等老牌互联网公司也加入了互联网金融“第二波探路者”的行列。暴风金融、今日头条等,也先后推出现金贷产品,看似跟金融好不搭边的聚美优品和映客直播也加入了探路者行列,《新京报》投资了量化派,甚至,昨晚上市的搜狗都已经在成都布局了小贷公司。

注:榜单参考国家互金专委会提供的数据(来源应用宝、华为、360应用商店等公开下载量)

2017年年初的时候,雷军曾在小米公司年会上说道,“将来,所有的商业巨头都是互联网公司,也都是金融公司。”看来,这一天提前来到了——有流量就可以放贷。

很明显,业态发展到这,“现金贷”的行业内涵,早已经超越了以P2P为特征的互联网1.0时代所承载的内容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因为趣店的公关失误而引发的关于“现金贷”的大讨论,其实是有广泛意义的,趣店只不过是“代行业受过”而已。以现金贷为主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第二波浪潮,其行业的边界探寻才刚刚开始。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传统的金融领域,确实差到任何细分领域都有改造的机会,谁先去探索边界谁就有可能成为颠覆者。而现金贷在很大程度上覆盖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覆盖的借款群体,实际上是离“普惠金融”最接近的一块金融业务。

有谁还记得“为富人说话,替穷人办事”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十多年前的小额贷款尝试?

2006年的《学习时报》,刊登了茅于轼的文章《推广小额贷款的若干问题》。文章提到,高利息是小额贷款的必要,这一点是全世界几十年搞小额贷款总结出来的一项主要经验。

茅于轼老人还健在,但恐怕没有料到他的想法在10年后由移动互联网以风起云涌、备受质疑的方式去实现。

可以肯定的是,由于用户覆盖面与下场玩家数量都远超第一波,与之相对应的,监管政策的影响也会远超前两年政策出台的影响。

2016年底,侨兴私募债违约项目一波三折,包括浙商财险、广发银行、蚂蚁金服的招财宝、刚刚登陆港交所的众安保险,等多方卷入。这充分说明,中国的金融科技已经走在美国前面,边界探索的路上谁都有可能踩线。

目前来看,现金贷业务的红线集中体现于2016年8月份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与2017年4月份《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两份文件之上。

现金贷大势不可挡,而拍拍贷这样的在趣店后面上市的公司,在防控自己踩线的同时,恐怕还要面临更大的给资本“讲故事”的压力。

在2016、2017的风起云涌之后,以趣店和拍拍贷成功上市并引起大讨论为标志,现金贷创业公司们将迎来洗牌的时刻。无论是巨头和是创业公司,都希望能在此之前上岸并占好位置。

最新游戏资讯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游戏: